這三天,PTT上最熱鬧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花蓮霸凌事件了。欲知詳情請點此觀看影片。充滿正義感的鄉民們在看了影片後氣憤難奈,在神人神出幾位主事者的網誌後,便群體灌爆那些國中生的留言版。不但發起連署,還寫信給花蓮縣長、花蓮地檢署、花蓮教育局,甚至給馬英九總統,希望能得到一個合理的交待。而幾個比較大尾的國中生們則在網誌上與鄉民互嗆,甚至向學生自治協會告狀「我們被PTT鄉民欺負了」。留言表示:「學生自治協會你好。我是就讀瑞穗國中的Yumi,我們最近只是K一個欠打的同學,就被一些很無理的大學生PTT的鄉民嗆,還來我網誌洗板,這樣可以跟教育部申訴嗎?

    整個事件很明顯的是那幾個白目國中生的錯。不過在這邊,我試著從反向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主要分成兩個觀感,一個是弱智生的部分,一個是處理該問題的方法。

   

    我自己有一個重度智障的姐姐(已於十幾年前過世),從小她就不能上學,甚至連走路、洗澡、大小便都得別人幫忙。她發脾氣摔東西,我只能想辦法減輕傷亡撿東西,被打了也不能打回去,書本被撕爛、東西被用壞也只能認命,看到正好看的電視被她搶走了遙控器也無可奈何。因為是重度智障,打罵也沒用,只能忍耐著照顧。

    我還有一個輕度智障的表妹(現在應該是小六左右吧),在我舅媽的堅持下,上國小時是進普通班就學。老實說,她真的很欠揍,不懂得待人處世,常常惹人生氣。別說其它人了,她自己的爸媽還有姐姐也常被她氣得動手扁她,一些親戚阿姨在她做得太過份的時候也會疾言厲色的罵她。雖然我很疼她,但有時也不得不板起臉來教訓她,到不是因為我在生氣,而是要教育她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她不像其它的小孩說一下就會聽,而是你必需很嚴肅的凶她,她才會稍微收斂。

    我無法想像我的表妹在學校中是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別說是智障兒了,在我的成長經驗中,有些智能稍微不足或是常把自己搞得髒西西的人在幫上也經常被排擠。同學們都很好也就算了,遇到比較火爆的同學也難免會被教訓一頓。以前小時候在班上,一開始我會會特別照顧這些被排擠的人,但結果就是他們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天天纏著我不放,搞到我都想揍人了(事實上,有些人被排擠是真的很討人厭)。久了以後我也學會和他們保持距離,學習當個旁觀者,頂多在別人對他們太過分的時候稍微勸阻幾句。

    影片中的國中生,我不知道是單純的以欺負人為樂或是該智障兒做了什麼白目的事所以想教訓他一下,所以我不與置評。影片中的旁觀者,也被視為12惡徒之一,我個人是不以為然。我跟幾個朋友討論的結果,其實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有過面對班上被排擠的人,自己選擇做個旁觀者的經驗。當然,打人就是不對,所以那些學生也都被大過,家長也花了兩萬元合解。

    這樣的處罰,看在許多大學生的眼中,會覺得太輕了,擺明了就是校方想和諧掉。但其實我覺得一個大過和二萬塊,對國中生來說,已經是相當重大的處罰了。至於搞到寫信給地檢署、馬英九。我的想法是,即使處罰的再重,那位被欺負的同學在班上只會被排擠的更嚴重而已。鄉民發洩完了心中的正義感,但對於那幾個國中生,無論是被欺負的還是欺負人的,卻是一輩子的成長陰影。

    我這樣的想法,或許大部分的鄉民們並不認同。但我覺得這種事情,真的不是靠著灌爆留言本,瘋狂羞辱人,尤其是讓媒體與政客們摻一腳可以解決的(有看過"危險心靈"的人應該會有一些感觸)。這必需得靠著老師、家長、同學們一同的努力,對一些學習較有障礙的人多一些同情、關懷與忍讓,才能慢慢的改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gc0818 的頭像
hgc0818

獅子歌歌

hgc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