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操 ! 我 操 你 媽 的 台 北 !

 

    哦~~哦~~這篇其實跟海角七號完全沒有一點關係,上一行只是想耍帥的開場一下而已。回到正題吧,剛剛在飛魚先生那看到一篇文章,是關於南方朔寫的「頹廢,以及髒話」。以下摘錄其中一段:

    思想家馬庫色(Herbert Marcuse)說過:「髒話是弱者對自己的憤怒。」生命的粗礪和語言的粗礪乃是孿生兄弟;揍老婆、打小孩、講髒話,所代表的是對自己不同程度的憤怒,也是一種移情式的轉移。髒話彷彿虛舞的拳頭,它替無力的弱者打開了一扇可以逃避命運的窗口。
    自從讀到「髒話是弱者對自己的憤怒。」這句話之後,無論遭遇多大的侮辱,總是被這句話刺痛著,不敢讓髒話脫口而出;並且也越來越能理解到每句髒話的後面,一定躲藏著某些我無法知道的卑屈和怯懦。

    對於髒話,我有著不同的感受:

    「幹拎娘,為什我這麼帥卻沒有女朋友?」

    「靠北喔,回家自己尻手鎗啦。」

    「幹,你講話一定要這麼機掰嗎?」

    以上,類似的台詞在我高中班上幾乎是天天上演。在那個高中小男生急著長大,幻現著展現男人的情義的年紀,除了抽煙之外,大部分人選擇的方式,就是罵髒話了。

     這樣子戲謔嘻鬧般的言語,沒有所謂弱者的怯懦,而是body-body之間的共同默契、友誼與溝通語言。要是突然哪天有三句話以上沒講髒話的時候,大概會換來一句:「幹!你今天是得猴喔!」。我不會在父母面前罵髒話,倒不是因為怕他們的責怪,而是因為髒話並不是我們的溝通語言。

    上了大學後,講髒話的次數變少了,倒不是因為變成熟了,而是當年的氛圍與環境已經不見了。待在一個北部人居多的國立大學,我會與文學院的氣質少女們談論莎士比亞、百家思想與舞台劇;與商學院學生大發議論產業、貨幣與管理;向工學院同學請益力學與結構。年少時期言不及義的滿口髒話,似乎變成了一段青澀美好的回憶。

    一直到現在,每當和高中同學們一見面,第一句話開頭一定是個國罵。此字一出,無論是多少年沒見,彼此之間完全不會有隔閡感。隨著髒話入耳,
那段既遙遠又生疏的陳年回憶也會馬上湧上心頭,像是在倉庫中翻出畢業冊、當年寫給暗戀對象的情書,或是聽到當年某夏令營營隊的營歌那般的令人回味無窮!

    髒話有時也不光只是種回憶,而是一種塑造情境、促進交流的手段。像是男生見到面會聊一些對方當年是哪一梯的、或是遞根煙之類的,有時候透過髒話的交流,也能很快的和陌生人搭起友誼的橋梁呢。畢竟,有不算少數的人都經歷過那段愛罵髒話的時期呀!


創作者介紹

獅子歌歌

hgc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享爺
  • 超營養雞排...說話文雅點!...別嚇到看文的客倌....
  • 其實我這個人溫文儒雅,很少罵髒話的...:P

    hgc0818 於 2009/02/18 23:26 回覆

  • ianet
  • 其實髒話對於人的某個階段來說的確是會佔有一定位置,只是自己在"使用"時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而已~

    怕是怕那種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說髒話就脫口而出的情況...哈
  • 的確,你那篇教小孩不要講髒話的文章超棒的!

    hgc0818 於 2009/02/18 23:23 回覆